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

这届美联储主席提名背后,有何玄机?|美联储

2021-11-24 15:55外汇 人已围观

简介原标题:这届美联储主席提名背后,有何玄机?| 京酿馆 此次拜登在美联储主席提名问题上罕见不给“进步派”面子,是系统性战略转变,还是“只此一回下不为例”,还需要认真观察...

  原标题:这届美联储主席提名背后,有何玄机?| 京酿馆

  此次拜登在美联储主席提名问题上罕见不给“进步派”面子,是系统性战略转变,还是“只此一回下不为例”,还需要认真观察。

  当地时间11月22日上午,美国总统拜登公布了下一任美联储主席提名,现任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被提名连任。这意味着,鲍威尔2.0时代即将开启。

  “需要美联储的稳定性和独立性”

  美联储实际上是独具美国特色的央行系统,1913年底成立,素以相对于联邦政府和党派政治的独立性和稳定性著称。直到2017年,历任美联储主席都能获得至少一届连任机会。

  但这一纪录在2017年被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所打破:他不满时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坚持加息周期的执着,打破惯例让仅任职一届的耶伦“脱袍让位”,换上了尽管系政敌奥巴马选入美联储理事会,却在“注入流动性”问题上和自己不谋而合的鲍威尔。

  然而,这个新版“伯乐与千里马故事”很快便幻作满地碎片:就职后的鲍威尔坚持按照美联储认定的节奏“有序注水”,而不愿俯就性急总统的“大水漫灌”,气急败坏的特朗普很快就在媒体和网络社交平台上火力全开,指名道姓大骂“愚蠢的美联储和鲍威尔”。

  时至今日,他还动辄把鲍威尔挂在嘴边,称之为“我四年任期内最糟糕的人事任命”。但是绝大多数民众并不这么认为,甚至认为鲍威尔主管美联储,才让美国经济在接二连三的惊涛骇浪冲击下,能勉强稳住脚跟。

  说到鲍威尔,走的是一条经典北美政商精英的“旋转门”之路:法律专业出身,先当律师,后搞金融,1992年成为小布什政府财政部主管国内金融的副部长。2012年,他被奥巴马提名进入联邦储备委员会,2017年被特朗普提名接替耶伦,翌年2月5日正式就职。

  拜登在宣布对鲍威尔连任的提名时表示,美国“需要美联储的稳定性和独立性”,他谈及美联储在疫情期间稳定市场和支持经济方面所起积极作用,称“这是对美联储的证明”,并将之归功于鲍威尔“稳健而果断的领导”。

  为何美国媒体感到意外?

  特朗普打破“美联储主席至少连任一届”的惯例后,此次提名揭晓前,“下届美联储主席究竟是谁”的悬念已被热议数月之久,且第一热门人选并非鲍威尔,而是此次同时被提名为美联储副主席、现任美联储理事的布雷纳德。因此,人选一出,许多美国媒体普遍用“出乎意料”来形容。

  之所以如此猜测,是因为此前拜登屡屡迁就民主党内以沃伦为代表的所谓“进步派”意见,后者屡屡质疑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不愿“加强监管”,抱怨其继续坚持维持极低利率,导致常年低通胀的美国通胀率持续高涨。

  “进步派”攻讦鲍威尔,以及许多观察家相信鲍威尔大概率不能连任的一大理由,则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鲍威尔是如假包换的铁杆共和党人。

  虽然,美联储素以“独立性”著称,跨党派提名司空见惯,但近来两党对立情绪激烈,民主党内“进步派”拿鲍威尔党派色彩说事也在所难免。而美联储理事会近几十年一直是共和党建制派的“桥头堡”,热衷于兜售“数字货币”概念的布雷纳德,则是理事会里唯一一位民主党人。

  然而,这一次,拜登在“党争”和“务实”间罕见地选择了后者。一些分析家认为,鲍威尔在“就业最大化”和“保持通胀稳定”的美联储“两大根本使命”中坚定不移地选择前者优先。

  这一选择得到美国市场和两党中大多数人的认同,也是拜登所支持的。正如其所言,当此多事之秋,宁愿选择稳健而非冒险改变。为此,拜登甚至不惜在沃伦等“进步派”明确持异议情况下“硬扛”。

  鲍威尔得到两党大多数关键人物支持,对其提名容易通过,也是一个重要考虑选项。鲍威尔的前任、现任财政部长耶伦(民主党籍)直言自己向拜登提出了“让鲍威尔连任”的建议,理由是“此时应选择一位经验丰富且可信赖的人选”。

  由于特朗普的特立独行,让近年来的美国政坛非此即彼现象变本加厉。此次拜登在美联储主席提名问题上罕见不给“进步派”面子,是系统性战略转变,还是“只此一回下不为例”,还需要认真观察。

  挑战仍然不小

  但这不意味着鲍威尔的第二任期,不会遭逢严峻挑战。

  比如,美联储如何“退出”疫情期间所实施的各项特殊补贴,有效平抑通胀,又不至于影响经济增速,仍是一项迫在眉睫的考验。鲍威尔一直宣称“疫情等形势稳定后通胀会自然回落”,将信将疑的美国民众很快将看到他这一预言是否应验,并为他打分。

  此外,“进步派”一再将“气候变化”、“收入平等”等政治性甚至政党性话题引入美联储货币政策层面讨论,对美联储素来标榜的“独立性”、“稳定性”构成前所未有的挑战。

  拜登不可能每一次都“推挡”,事实上他在提名鲍威尔连任的同时,也提升了布雷纳德的职位和角色,这可被看作对“进步派”的补偿。

  事实上,美联储仍有包括一位副主席在内的多个空位,如果拜登持续这样“补偿”下去,美联储和鲍威尔本人所珍视的“独立性”、“稳定性”,将可能受到更强烈冲击。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徐秋颖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