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

惨烈!美联储收水才开始 土耳其就崩溃了!|土耳其

2021-11-26 13:43外汇 人已围观

简介美联储启动Taper的发令枪才举起来,都还没正式开枪,土耳其就率先顶不住了。 最新数据显示, 土耳其国家10月的通货膨胀率已经上到19.89% ,但奇葩的是,该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是略显荒...

  美联储启动Taper的发令枪才举起来,都还没正式开枪,土耳其就率先顶不住了。

  最新数据显示,土耳其国家10月的通货膨胀率已经上到19.89%,但奇葩的是,该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是略显荒谬地调降了利率,并发誓要在他的“经济独立战争”中取得成功,这让人真是哭笑不得,再往前看曾经18年到达高通胀后也出现了货币危机。 

  不仅如此,土耳其里拉的汇率也出现了“历史性”的暴跌。截至今日发稿,目前汇率报价为11.9547,而在今年8月份时这个汇率才8.3左右,不到3个月,土耳其里拉贬值40%以上。

  显然,土耳其目前已经陷入空前的经济崩溃危机。

  那为什么短短几个月,土耳其竟然就出现了如此剧烈的恶化?

  01

  崩溃根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对“浪漫的土耳其”而言,总统埃尔多安公开表示降低利率,这是引起里拉大幅贬值的直接原因,但充其量也只是导火线,而非罪魁祸首。

  如果要说首要原因,总统埃尔多安自身难辞其咎,事件的发生跟他的激进政策不无关系。因为他拥有一套独一无二的经济学逻辑:加息会带来通胀,降息可以遏制通胀。

  这种逻辑实在太反人性,以至于经济学中都没有为这种“神操作”可提依据的理论,前几任土耳其央行行长也是明显反对。

  不过,这难不倒埃尔多安,行长不听话,换!新的还不听话,继续换!换到听话为止!所以最近2年他更换了至少四任央行行长,终于找到了他的“知音”。

  所以,今年新上任的行长沙哈普·卡夫奇奥卢一上任就明确表示支持低利率(虽然他打心里其实也不认同),以推动宏观经济稳定和可持续增长,增加投资、生产、出口和就业,进而实现通货膨胀的下降。

  但这样下来,土耳其的经济就绷不住了。今年以来土耳其的通胀率直逼20%,要知道他们央行设定的上限目标才5%。

  面对这么高的通胀率,埃尔多安怎么办?还是继!续!降!息!

  然后降息的后果大家看到了,新一轮的货币抛售在今年猛然出现。

  然而,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并不能支撑大量的资金外流。IMF数据显示,4月末土耳其的外汇储备仅为470亿美元,已经没有多少储备可以用来捍卫汇率,而同期的外债规模为4500亿美元,债务违约的可能性极大。

  按照以往的剧本,土耳其会求助于IMF,然后IMF开出条件,要求其在整顿财政纪律和收紧货币政策方面做出一系列改革,比如私有化、经济自由化,然而这是埃尔多安难以接受的条件,所以与上一次2018年一样,他断然拒绝了这个条件!

  然后,一场股债汇三杀就不可避免地再次发生了!

  如果说土耳其的经济和制度底蕴很丰厚,经得起埃尔多安的折腾,但可惜,这一个弹丸小国,完全没有这样的实力。

  在政治上,土耳其政治环境动荡频发,既影响资本市场信心,也抑制国内供给能力,加剧了通胀问题。尽管土耳其已经接纳了250万叙利亚难民,并且承担了控制移民向欧盟转移的守门人的角色,但由于他的宗教政策,导致了美国和欧洲这样的传统北约盟国远离土耳其,而且隔阂越来越深。

  经济上,土耳其一向都是很疲软。土耳其经济主要靠贸易和旅游业发展,两大块都非常依赖外部经济需求(国外业务和国外资本)。在政治动荡,政策紊乱的大背景下,国外资本只想逃,哪还敢进来。虽然近年来,为了博取选民的支持埃尔多安大量许下强力经济刺激计划,但超级放水之下,通胀危机肯定扛不住。

  此外,土耳其GDP比重中,外储占比较低,以至于国家在偿付外债和维护汇率上较为无力。并且,土耳其还常常出现账户和财政“双赤字”的情况,国家债务融资的外源性依赖程度长期居高,加之,没有持续的收入来偿还外债,所以土耳其对美元汇率和利率的变化非常敏感。

  现在,疲弱的外汇储备和大量的资本外流,成为难以阻挡的趋势,最终在近几个月形成加速效应,土耳其里拉未来几个月可能面临更多压力,甚至是一场汇率危机。

  02

  下一个土耳其是谁?

  如果美国提高利率,土耳其可能不是唯一一个面临货币危机的国家。

  因为土耳其货币里拉大幅贬值可能会蔓延到其他国家,其他负有美元债务的国家都将受到一定冲击。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许多新兴市场以本国货币借贷都增加了。

  与土耳其面临的情况相类似的,还有南非、巴西、印度和印尼,它们与土耳其合称为“脆弱五国”

  自“脆弱五国”一词五年前问世以来,这五国货币至今无一上涨。其中,土耳其里拉的汇率已不及五年前的40%,巴西雷亚尔和南非兰特的跌幅则紧随其后。

  此前,野村证券发布报告中指出,面临货币危机风险最大的四个新兴市场是埃及、罗马尼亚、土耳其和斯里兰卡。这个预期,似乎正在一点点验证。

  除了土耳其,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短期偿债压力将大幅上升、极端情况下存在爆发外债危机可能;同时,若央行持续、大幅加息,国内杠杆水平较高的巴西、智利、韩国、新加坡和印度等或因被迫去杠杆,景气加速下滑、甚至陷入衰退。

  除此之外,由于美国即将全面制裁伊朗、打压伊朗原油出口,伊朗也可能遭遇无法偿还外债、爆发外债危机局面,经济景气趋于加速下滑。

  其实从土耳其这个案例可以看出,其大通胀发生的原因,首先跟国内有关,其次都跟美国有关,跟美国关系不好。美国拥有全球经济和金融的霸权,很容易通过金融战、贸易战等手段,让一些脆弱的经济体出现金融市场的闪崩。

  近年来里拉的几次暴跌的“根”就在此处,经济发展也好、汇率稳定也好,都系于外资,甚至可以直接说是受限于美国。

  03

  结语

  美国的每一次收水周期开启,都会对很多高外部依赖性的小国带来生死危机式考验。

  自身实力不足的小国家抗风险能力较弱,在被强大竞争对手针对的局面下,很容易出现国家现金流量表与资产负债表协调困难的情况,从而导致国家经济体系存量风险被引爆。

  在美元霸权的国际化时代,这种被收割的宿命几乎从此没有机会改变。

  埃尔多安政府的每一次降息,表面上看似能给土耳其的经济发展续上一口气,但这就是饮鸩止渴,把炸弹推远了一些,但炸弹上已经被点燃的导火索,只会变得越来越短。

  如果土耳还不及时改变发展思路,就永远会有把枪搁在他头上,美国只需要扣一下扳机,甚至仅仅一个加息的动作,土耳其的汇率就可能崩盘。(格隆)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