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财经 >

刘纪鹏辞职暴露独董行业通病,工资低责任大出事赔光自己

2021-11-26 13:43财经 人已围观

简介来源|反做空研究中心综合自金融时报、市界 最近,知名证券法起草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辞去了其在 万润股份 的独董职务,给轰轰烈烈的独董离职潮又增添了一把火,也让...

  来源|反做空研究中心综合自金融时报、 市界

  最近,知名证券法起草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辞去了其在万润股份的独董职务,给轰轰烈烈的独董离职潮又增添了一把火,也让人更加关注独董这个职业背后的许多秘密。

  据不完全统计,自11月12日康美药业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判决后,截至目前,不到两周时间内,已有28家上市公司独董相继辞职,较平时离职数量大幅增加。记者通过梳理上市公司公告发现,独董辞职原因大多为“个人原因”。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波“辞职潮”的背后,反映出的却是当前A股独立董事制度“权责利”无法匹配,独董设置“流于形式”“花瓶功夫”的现实状况。

  《金融时报》援引业内专家的话表示,A股独立董事制度已运行20年时间,在公司治理结构亟需完善、诉讼层面法律连带责任加剧的当下,独立董事制度面临改革需要和契机。应完善立法、明确制度层次和目标、规范履职细节,确保独立董事履职的独立性、专业性和针对性,只有外部监督机制得到切实执行,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才能得以提升,公司发展才能健康长远。

  天价罚款引起连锁反应

  近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全国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责令康美药业赔偿证券投资者损失24.59亿元。其中,要求未直接参与造假但在案涉定期财务报告中签字的5名独立董事,承担一定范围内的连带赔偿责任,对应金额高达上亿元,远超其任职期间在康美药业所获薪酬。

  首例独董“天价”罚单落地,为A股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敲响警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显然不再适应当下情势。统计显示,康美案一审判决后,已有28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请辞。

  但值得注意的是,独董辞职原因大多为“个人原因”。11月23日,万润股份发布公告称,刘纪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职务及董事会下设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应表示,辞职确属巧合,不会在关键时刻当逃兵。“早在今年5月,本人便已提出辞去独董,并推荐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郭颖去担任独立董事。万润股份在其产品技术研发、财务业绩表现以及我国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都起着良好示范作用。”刘纪鹏表示,但遗憾的是,公司内部在离任时点上没能把握好、沟通好,导致没有错开这一敏感期。

  事实上,独董赔款早有先例。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曾洋表示,2016年的两起投资者诉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纠纷案的判决,标志着独立董事开始为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但这两起案件只是部分投资者索赔,涉案金额基数不大。

  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此次独董“辞职潮”是否因康美案导致,但天价罚款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已初见端倪。康美案背后所折射出的A股长期存在的“独董生态”已存在被打破的必要,我国独立董事制度亟待修正和完善。

  独董刘纪鹏,我不会当逃兵

  此次知名经济学家刘纪鹏辞任万润股份独董的消息在资本市场激起千层浪。

  除了此次辞任的万润股份,刘继鹏2020年还在民生银行长安汽车中金黄金节能国祯担任独董。长安汽车、中金黄金给予刘继鹏的独董税前报酬均为12万元,万润股份较少为7.61万元,节能国祯则为0元。与以上四家平平无奇的薪酬相比,民生银行的独董薪酬则颇为大方,高达88.5万元。

  一人身兼5家公司独董,拿着合计123.61万元的报酬,刘纪鹏的独董岗位不可谓不香。

  面对突然辞职的争议,一向“敢言”的刘纪鹏称自己不会当逃兵。但在独董的中国式困境下,刘纪鹏想清者自清并不容易。

  辞任万润股份独董职位的刘纪鹏,履历很是丰富,他现任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曾参与《证券法》等法律的起草工作。在中国资本市场,刘纪鹏是个大名人,给人印象是“敢言”。

  (刘纪鹏)

  他曾批评万科王石光爬山就用了3000万元,也曾炮轰华谊兄弟王中军在美国5.5亿买两幅画。2015年6月至7月初,股灾来临之时,刘纪鹏还曾与其他三位教授联名提出八点公开建议,呼吁“维护资本市场稳定”。

  就是这样一个动静不小的人物,也成为独董辞职大军的一员。就辞任独董事件发酵一天后,11月24日,刘纪鹏回应公众称,“辞职确属巧合,不会在关键时刻当逃兵。”他表示,辞职有两方面原因。

  一个是自己已经65岁,年事已高,今年也辞去了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的院长职务;二是本着培养学员青年老师的宗旨,已向万润股份推荐商学院工商系主任郭颖接替独董。“接下来,可能还会继续辞任其他公司的独董,把更多的锻炼和挑战的机会,让青年教授去担任。”

  这个时间节点辞任,显然不那么凑巧。2020年5月13日,刘纪鹏在万润股份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获表决通过,出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原定任期是三年,如今才完成一半任期。

  辞任独董的刘纪鹏,与独董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在过往的时间里,刘纪鹏不仅曾发文建议提高独董的薪酬待遇,还炮轰过另一名独董刘姝威。

  2019年2月,刘纪鹏在《刘姝威该怎样帮董小姐?》一文中,针对现行上市公司独董产生办法发出质疑:“必须改变由大股东控制的董事长和董事会聘请独董来制约大股东和保姆自己的提名制。中上协独董会应发挥重要提名和保护作用。”

  在其位,谋其职。刘纪鹏除了学者身份外,还担任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独立董事会副主任一职,即前文中他所说的“中上协独董会”。除了辞去的万润股份独董外,刘纪鹏堪称A股的“资深独董”,曾先后担任过泛海控股华能国际国电电力汇鸿集团江中药业等12家上市公司独董。

  “刘纪鹏辞任独董的行为,是个人在现有独立董事制度与规则下,趋利避害的理性选择。”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市界。

  实际履职暴露诸多矛盾

  从2001年证监会颁布《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至今,A股独立董事制度已运行20年整,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规模日渐庞大。

  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国内A股上市公司聘任的独董人数从《指导意见》发布前的245人上升到目前的14377人,增长近58倍。截至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仅有诚邦股份兆新股份两家上市公司未聘任独立董事,长安汽车共聘任8位独立董事。据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披露独董薪酬的A股上市公司独董薪酬总额达11.63亿元,人均8.6万元。

  虽已具备一定规模,但独董制度实践效果却乏善可陈。

  目前,A股上市公司董事会中独董的比例至少要达到三分之一,但大部分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中独董的比例均限定在三分之一的及格线水平,独董对董事会决策的影响力颇为有限。

  除了独董在董事会中的人员比例不占优之外,A股上市公司大股东在聘请独董时具有绝对的话语权,比如薪酬由上市公司发等,再加上独董不参与企业运营管理,难以深入了解企业运营情况,以至于在这些年里,“花瓶董事”“人情董事”等标签一直如影随形。

  “实践中,上市公司一般对于独董会有复杂的心态,日常工作中没有动力向独董提供公司‘内部信息’,在遇有敏感事件时更倾向于向独董保密。”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汤欣在其《谨慎对待独董的法律责任》一文中曾写道。

  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学研究院副院长徐文鸣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我国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特有结构影响了A股独立董事制度作用的发挥,从实践中也可以看出,独董履职的手段和激励并不充分。

  “第一,独立董事的独立性有待提高。上市公司实控人在选任独立董事时具有较大的话语权,而后者为了当选也会尽量采取配合策略。第二,独立董事决策时面临信息劣势,并且因为成本较高、时间限制等因素,未能行使法律法规赋予其的调查权。第三,独立董事薪酬普遍较低,缺乏监督的积极性,也不愿意与上市公司内部人站在对立面,主动调查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徐文鸣进一步指出,必须明确独立董事不是万能的。

  不过,独董也有存在感爆棚之时。2018年,曾凭借六百真言击碎“蓝田神话”的万科独董刘姝威,写了一篇华润和宝能“违规”交易的文章,这引得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这起事件,最终虽然以华润断然否认,宝能沉默以对,刘姝威删掉文章而告终,但其引发的“独董该如何履职”这一话题,至今仍记忆犹新。

  2019年,万科独立董事华生也写下《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上、中、下三篇。华生的这次发声,虽然让他树立了“心系中小投资者”的形象,但华生也曾疑惑:“我有权代表广大公众股东,决定这预案在今天会上的命运吗?”

  (华生)

  这一年,兼任格力独立董事的刘姝威,迎来了刘纪鹏的炮轰。在《刘姝威该怎样帮董小姐》一文中,刘纪鹏批评刘姝威“大张旗鼓高谈闺蜜,有公开挑战上市公司治理准则和法律之嫌”。

  针对华生和刘姝威的做法和观点,尽管外界对他们颇有争议,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刘姝威和华生的敢言,打破了以往独董沉默“花瓶”的形象,刷新了人们对独董的认知。

  虽然前有华生、刘姝威、刘纪鹏们的独董敢言,但外界对独董的整体印象依旧是“花瓶”。

  “花瓶”独董背后,是独董的中国式困境。

  相关制度亟待完善优化

  我国独立董事制度设立的初衷,是为了维护中小股东的利益,但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教授张巍看来,兼职独董们的权力、责任、利益已无法匹配,独董制度若不改革可能会逐渐没落,于公司治理无益。

  康美药业独董被罚3亿多,是中国独董发展史上里程碑的事件。此事发生后,担任四家A股上市公司独董的刘姝威,多次发声谈独董制度。比如她选择哪些上市公司、又是如何选择上市公司,再比如11月22日,她发文表态:“滥竽充数的独立董事,将冒倾家荡产的风险。”

  相较于刘姝威的敢言,大多数独董并没有公开发声,但他们对“独董是‘无本’买卖”的论调不以为然。多年前,金融人士张凯参加了一个独立董事培训班。对于独董这个职位,张凯和独董同学的感受是:高风险、低收益,“换句话来说,就是操着卖白粉的心,拿着卖白菜的钱。”

  虽然张凯们承认独立董事非常有必要,但如今年薪十万却要承担上亿罚款,这让他们很委屈。实际上,独立董事职责广、责任大、报酬低,决定了独立董事的积极性,不能够被激发。

  据财联社数据显示,A股公司中有73.34%的独董,全年薪酬在10万元以下,其中20.66%的独董年薪在5万元以内。“面对收益和高风险的不匹配,很多独董选择躺平,沦为‘人情董事’或‘名誉董事’。”一名上市公司的董事告诉市界,但矛盾的是:如果薪酬过高,拿人手短,有些独董也不能够勤勉尽责,他们很可能牺牲独立性。

  除了一些主观因素外,从客观条件来看,他们可能也没办法做到。“从生活和工作的地点,以及上市公司经营的地点来看(有的独董在上海、上市公司却在北京),就根本无法行使权力。”上述董事告诉市界。

  有的上市公司会有蓄意造假或舞弊的行为,他们往往事先准备好一套完整的说辞来应对,让独董在实际履行权力和职责时难以甄别,比如康美药业。即便有些懂财务的独董能看出猫腻,然而,“向证监会举报必须实名,这就意味着,独董在行驶自己权利的同时,没有保护自己安全的条件。即便举报成功了,也没有奖励,冒的风险太大了。”上述董事坦言。

  另一名曾担任过独立董事的上市公司高管则告诉市界,康美药业事件,是一件好事,因为过去独立董事“不懂事”、稀里糊涂做董事,“很多独立董事不具备这种素质与能力,未来,会有更多独立董事抛弃不规范企业。也会有更多企业,为满足独立董事制度及上市公司规则,而逐步走向规范。”

  对于当前A股独董制度存在独立性不足、履职主体不专业、履职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徐文鸣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一是加强独立董事的履职能力,提升法定信息获取渠道,强化其独立调查、独立聘任中介机构以及对重大事项发表意见的权利;二是明确独立董事的勤勉尽职义务的内涵,可以采取正面和负面清单相结合的方式,类型化不同场景下独立董事应当履行的具体行为;三是提升独立董事免责标准的客观性和可操作性;四是提高独立董事选任的独立性,可以建立相关行业独立董事专家库,探索随机为上市公司分配独立董事的机制;五是完善独立董事的民事责任认定机制,避免责任过度引发寒蝉效应,引发独立董事逆向选择。

  曾在多家上市公司任独立董事的云南大学财务管理系主任尹晓冰也表示,建议完善立法和细化指引并帮助独董树立权威、规范履职细节,有效激励独董勤勉尽职和强化独董责任。

  在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投服中心公益律师朱振武看来,应从进一步完善独立董事相关立法、以制度改革提高独董的独立性和专业性、推行独董职业责任强制保险制度等方面完善独立董事制度。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