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财经 >

紫鑫药业陷“人参劫”:守着52亿库存穷得叮当响 周转天数长达2.6万天|紫鑫药业

2021-11-26 13:51财经 人已围观

简介守着52亿元人参库存, 紫鑫药业 穷得叮当响。因5000余万欠款无法偿还,已被债权方申请重整。 人参存货规模巨大,却销售不畅,周转天数长达2.6万天。 “东北参王”深陷人参劫。 5...

  守着52亿元人参库存,紫鑫药业穷得叮当响。因5000余万欠款无法偿还,已被债权方申请重整。

  人参存货规模巨大,却销售不畅,周转天数长达2.6万天。

  “东北参王”深陷人参劫。

  5000万难倒“参王”

  紫鑫药业的流动性危机波澜再起。

  11月24日,公司收到通化中院《通知书》,吉林特伊堂配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2020年,紫鑫药业(002118.SZ)因整体经营需要,拟剥离部分亏损的子公司。当年8月21日,与特伊堂达成协议,出售子公司参工堂100%股权。

  参工堂在紫鑫药业的体系内,主要承担植物提取物、人参提取物、人参皂苷单体分离方面的任务,依托该公司加强以人参、人参茎叶等为主的原料进行植物提取物、人参提取物、人参皂苷单体的研发、小试、中试、产业化生产等工作。

  今年上半年,参工堂的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638.18万元,净资产3351.19万元。

  2020年9月8日至2021年4月2日,特伊堂预付给公司股权转让款合计5388.50万元。

  然而,今年8月,双方协商终止本次交易,紫鑫药业应该返还对方股权转让款,但截至目前一分钱都没有返还。

  紫鑫药业表示,重整申请是否获法院受理,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有重大不确定性。

  欠债、欠薪、欠税

  紫鑫药业也不是不想还这笔钱,而是这笔钱到了公司账上之后,不知道被拿去填了哪里的窟窿,公司拿不出钱来返还转让款。

  公司现在真的是穷得叮当响。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资产负债率已高达68.90%,账上只有货币资金792.0万元,短期借款竟有39.22亿元,资金严重短缺。

  从去年3月起,公司及部分子公司陆续出现债务逾期。截至目前,债务逾期本金高达34.68亿元。主要债权方多为吉林省内大小银行机构,仅对吉林银行长春瑞祥支行一家机构,已逾期资金就超过21亿元。

  不仅如此,截至今年10月,公司还有欠薪3801.70万元、欠息6.24亿元、欠税7340.69万元,合计7.35亿元。

  巨大的债务压力之下,公司经营已受到极大影响。去年,公司营业收入大降66.77%至2.86亿元;归母净利润下降1104.03%至-7.06亿元。今年前9个月,公司经营状况继续恶化,营收再降19.26%,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3.41亿元。

  在上市公司陷入危机之时,控股股东康平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自顾不暇。所持公司股份已全部质押,并因质押回购违约,全部被冻结和轮候冻结,频发被动减持和拍卖。

  今年10月,康平投资将所持上市公司22.28%股权投票权,委托给国药兆祥行使,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国药兆祥具有国资及中医药产业背景,三季度已在原材料供应、销售渠道扩展等方面展开支持,公司预计效果会在四季度逐渐体现。

  针对公司的债务问题,经国药兆祥等各方努力,已形成一次性化解债务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到期贷款均可完成转贷,已逾期贷款在付息后可完成倒贷。

  存货周转2.6万天

  吉林长白山盛产人参,紫鑫药业总部所在的通化柳河县,正位于长白山的腹地。

  紫鑫药业的主营业务为中成药和人参产业。公司中成药的业务规模不大,却拥有一个“东北参王”的名号。

  公司于2009年进入人参产业,成为吉林省的人参龙头企业。彼时,正逢中国人参产业因国外贸易打击而导致的产能过剩时期,公司对人参产能过剩部分进行了战略性储备。

  2017年,公司人参板块收入猛增至7.12亿元,超过中成药板块,成为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当年,公司达到自身业绩巅峰。次年,人参产品业务继续微增,但毛利率大幅下滑,导致公司当期业绩腰斩。

  2019年,公司人参系列产品收入下降近50%,仅有3.84亿元;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人参板块收入骤降97.44%,全年收入不过千万。今年上半年,人参产品收入虽同比大增328.32%,也仅有310.11万元。

  与此同时,公司存货规模持续增长。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68.31亿元,占流动资产80.04%,占总资产62.47%。其中超过52亿元为消耗性生物资产,也就是人参。公司存货周转天数已达2.6万天。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