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

管理产品刚满百天即离任 新华基金医药“新秀”快速离职惹质疑

2021-11-21 15:52基金 人已围观

简介来源:红刊财经 记者 | 曹井雪 近日,新华基金的中小市值优选、战略新兴产业、鑫泰灵活配置同时公告更换基金经理,今年三季度才上任的孙明达卸任,这距离他首次担任基金经理恰...

  来源:红刊财经

  记者 | 曹井雪

  近日,新华基金的中小市值优选、战略新兴产业、鑫泰灵活配置同时公告更换基金经理,今年三季度才上任的孙明达卸任,这距离他首次担任基金经理恰好整整100天,从孙明达的履历来看,理学博士出身的他曾在两家券商任职医药研究员。

  近年来,新华基金权益人才大量流失,其中包括桂跃强、曹名长、崔建波等都已成为同行公司的权益领军人物。2021年迄今,根据《红周刊》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公司权益阵营卸任的基金经理已经包括了申峰旗、王浩、钟俊、付伟、李强(管理FOF),其中申峰旗的情况与孙明达类似,他也是仅仅管理了252天后就卸任。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此次孙明达离任或许不仅打破了公司任职时间最短纪录,而且导致中小市值优选和战略新兴产业的基民最受伤。究其原因,明星经理付伟9月份刚刚离职,他管理的中小市值优选和战略新兴产业都交由孙明达管理,如今再度更迭基金经理,或许后续的风格还会一变再变。

  “生不逢时”医药新秀迅速离去

  新华中小市值年内再变基金经理

  作为接班付伟的基金经理,公司肯定对孙明达寄予厚望,但是他的来去匆匆让新华和相关的基金陷入尴尬。从时间上看,他于今年9月3日才开始接手中小市值优选和战略新兴产业两只产品,任职时间仅有69天;而管理时间稍长的新华鑫泰在今年8月3日才开始接手,任职时间也不过100天而已。

  天天基金网显示,他曾在医药制造公司担任研发工作,后又先后进入中投证券和国泰君安证券,均任职医药研究员。在进入新华基金后,孙明达历任了基金研究员和基金经理助理,终于熬到了出头之日成为基金掌门。

  但是,这般不离不弃的坚守却在梦想实现百天后就终止了。对此,某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分析:“对于新发基金,有对基金经理3个月不能离职的要求。老基金虽然没有特殊规定,但是公募行业历史颇为罕见这种现象,或许也和医药不是短期二级市场风口有关。”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孙明达能够成为基金经理的契机,便是申峰旗和付伟两位基金经理年内相继离职。首先看他最初管理的新华鑫泰,在他接手前,该基金由刘彬和申峰旗两人共同管理,今年6月15日申峰旗卸任后,刘彬短暂地单独管理该基金一段时间后,该基金就交由孙明达管理,随后刘彬便卸任而去。

  而9月3日付伟离职后,公司让孙明达接管战略新兴产业和中小市值优选两只基金。其中,申峰旗也曾参与前者的管理,但于6月23日卸任。如今,孙明达离职后,这三只基金又交由不同基金经理进行管理,新华鑫泰由栾超接手,战略新兴产业由赵强接手,而中小市值优选则由王永明接手。

  走马灯般变更基金经理的表象下,基金的投资风格也难以一脉相承。以中小市值为例,该基金年内经历的3位基金经理能力圈几乎没有交集,付伟倾向于消费和科技成长领域的投资,孙明达擅长医药投资,王永明擅长新能源。

  从基金季报也可以佐证,二季报时基金经理还是付伟,他主要重仓了日常消费、可选消费和信息技术相关的股票,长城汽车舍得酒业光峰科技是该基金二季度末的前三大重仓股,医药股虽然也被他纳入了重仓股,但是仅仅有同仁堂入选。而在三季度孙明达接手后,该基金的风格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变,10只重仓股中有9只是医药股,唯一例外的属于食品饮料板块的重仓股金徽酒,也已经被复星医药收购。

  不过,孙明达对医药股的调仓,显然颇为不走运。在疫情常态化以及集采等因素影响下,三季度以来,医药板块整体处于下跌状态。截至11月18日收盘,三季度以来,Wind医药指数的跌幅已经超过了10个点。该基金三季度前两大重仓的心脉医疗药石科技,同一时间段的股价跌幅也分别达到了40.17%和11.27%。对比来看,被调出重仓行列的长城汽车,三季度以来的股价涨幅却达到36.16%。由此看来,孙明达这般大幅度调仓未免得不偿失。

  但今年二级市场轮动迅速,在孙明达离职后,医药板块的命运似乎也迎来了转机,近10个交易日医药指数的涨幅约为5个百分点。不巧的是,新任基金经理王永明擅长的新能源赛道却连续出现回调,基金经理的更换似乎总与热点背道而驰。

  新华培养人才纷纷流失

  用人策略似乎本末倒置

  对于新华基金而言,基金经理的流失连年上演,尤其是权益明星基金经理先后离职的也有两位数,其中就包括曹名长、崔建波和桂跃强等人。

  在孙明达之前,9月3日离职的付伟也是颇具知名度的一位。他管理年限较长的中小市值和外延增长主题,年化回报分别达到18.43%和24.11%,同类排名相对靠前。而他离职后几乎无缝衔接进入了博时基金,在9月17日开始管理博时网盈后,又于9月23日接手了博时GARP策略和博时网泰。除了管理公募产品外,付伟在博时还担任了公司年金投资部投资经理职务。虽然看似有违静默期规定,但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付伟的抢手。

  除他之外,此前许多从新华离职的权益基金经理,进入其他基金公司后都担当了重任。根据《红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如今曹名长是中欧策略组负责人,桂跃强是泰康资产公募事业部权益投资负责人,崔建波是方正富邦首席投资官和权益投资部总经理……

  而从他们履历来看,无一不是从新华开启了公募基金生涯。有趣的话题是,为何新华基金擅长培养人才却无法留住人才呢?对此,知名分析师常玏坦言:“这与公司的激励机制有关,包括公司能够为员工进行长期的职业规划、公司是否能有足够的层级来鼓励基金经理发挥价值……”

  《红周刊》记者也发现,公司大部分主动权益舵手都来自新华自身培养而非外部挖角。据统计,公司现有8位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他们分别是赵强、栾超、姚秋、武磊、王永明、张媛、曹巍浩和蔡春红。其中,只有赵、栾二人是从其他基金公司跳槽而来的。前者曾在英大担任过基金经理,后者曾在中邮担任过基金经理,但是他们在老东家的任职时间都较短,还没有打响知名度便进入了新华。

  对此,常玏认为:“内部培养或许可以节省一时的成本,但是研究员晋升基金经理成名后诱惑增多,如果公司吸引力不强留不住人会形成恶性循环,频繁更换基金经理也导致投资者难以收获长期超额收益。”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看,新华不在少数这样的例子,实际基金经理离职后去了更大的平台,或许管理足够规模的基金施展才华才是他们掌印的初衷。

  年内频繁变更基金经理的新华中小市值,它就是一只成立超过10年的基金,而10年间基金共历经了7位基金经理。从近五年的业绩来看,截至11月18日收盘,该基金所实现的收益率约为116.3%,在433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第205位。

  即便如此,如果长期持有该基金,依旧能够取得可观的收益。但是在基金经理频繁变更的背景下,失去耐心的投资者也降低了对该产品的黏性:今年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仅剩下9525万元。对比五年前2016年的同一时点,当时的规模还有3.64亿元。如是看来,尽管基金近年来业绩尚可,但是基金经理的一再变化,还是让乱了方寸的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

  短期业绩沾光新能源赛道

  刘彬需时间检验 权益一哥花落何处?

  在权益明星基金经理接二连三流失后,公司权益类基金的规模现状也乏善可陈。据《红周刊》记者统计,今年三季度末,公司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数量有20只,规模合计132.74亿元,占比不足新华公募产品总规模的四分之一。

  如是背景下,刘彬管理的新华鑫动力,凭借34.74亿元的规模暂时领先。从2016年成立后,产品的前两任基金经理分别为李会忠和王永明,从去年2月底开始,刘彬开始接手管理。作为材料学博士的刘彬,在新能源方面的投资得心应手。同期也恰逢新能源板块强势崛起,截至11月18日收盘,他在该基金的任职回报达到171.3%,产品的规模也从一度濒临清盘跃升至公司主动权益榜首。

  从鑫动力三季报可见,刘彬主要围绕着新能源车主题进行投资,其中包括上游原材料华友钴业赣锋锂业,中游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亿纬锂能,还包括整车部分的比亚迪长安汽车和长城汽车等。但是与实现翻倍的榜首基金相比,鑫动力尚且稍显逊色。主要的原因或许还是和涉锂幅度不深有关,当锂价疯涨引多行业跨界而来时,刘彬不仅错失了重仓天齐锂业,而且其他重仓的新能源股票似乎也与涨幅更为猛烈的锂资源股有一定距离。岁末年初,如果新能源出现阶段性调整,或许刘彬的考验时刻就将到来。

  此外,2015年开始管理基金的蔡春红已成为公司资历最老的权益基金经理。但是她今年管理的产品业绩不佳,截至11月19日,新华稳健回报和钻石品质企业净值分别回撤了-13.36%和-14.01%。而拉长周期看,她管理的基金没有一只能够回报翻番。整体审视在任权益舵手,在张霖和蔡春红两位女将之后,灵活主题的新任基金经理张媛或许值得期待。

  (本文已刊发于11月2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账号迁移,原星标已失效,为避免错过《红刊财经》的精彩内容,请将我们的公众号‘设为星标’,及时获取更新内容!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