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

长城基金邹德立:债券牛市短期不会结束

2021-11-22 15:12基金 人已围观

简介转载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李域 经历了一轮快速下跌之后,11月以来债市有所回稳,如何看待接下来的债市表现?明年债市又该如何投资?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邹德立近期接受《21世纪经...

  转载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李域

  经历了一轮快速下跌之后,11月以来债市有所回稳,如何看待接下来的债市表现?明年债市又该如何投资?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邹德立近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对债券后市不必过于悲观,在货币不收紧的假设下,牛市并不会短期内结束。展望2022年,债市或将先涨后跌,总体保持平稳震荡状态,全年大概率足够获取固定收益方面的稳健回报。

  问:进入11月,债市在经历了一轮快速下跌后有所回稳,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回落至2.92%一线。债市短期企稳的逻辑是什么?

  邹德立: 10月下旬以来债市震荡回稳,一方面源于政策压制下大宗商品价格明显回落,市场通胀担忧减弱对债市起到一定提振;同时,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持续投放大额资金,MLF续做,投放绿色低碳优惠利率贷款,市场资金情绪得到安抚。十年国债收益率回落到2.92%附近。

  问:站在当前时点,基本面、政策面和资金面是否利好债市?利率债收益率将如何演绎?

  邹德立:基本面方面,需要关注工业品涨价对债市的影响。如果工业品涨价传导至CPI,使得CPI同比攀升到2%以上,会对于货币政策放松有一定制约,但整体来看可能性较低。此外美联储政策决议偏鹰派,使得加息预期提前,10年美债收益率也从9月中旬的1.3%左右开始不断上升,市场担忧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同向收紧。但结合我国目前货币政策分析,“以我为主”和“跨周期调节”的方式不会改变,我国货币政策不太可能同时收紧,美债对国内债市的影响,主要在情绪层面传导,实质性影响不大。

  政策方面,当前经济下行主线比较清晰,政策刺激的发力方式成为市场焦点。从当前市场预期来看,宽货币与宽信用之间,宽信用可能是未来政策的发力点,宽货币的预期在不断下降。宽信用主要靠再贷款额度增加,大力推进绿色低碳贷款,定向宽信用。最后银行理财的净值化改造也同样值得关注,但其对债市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利率债收益率方面,未来收益率底部宽幅震荡。短期内,由于财政政策和信贷政策开始发力,引发宽信用担忧,当前利率调整正是对这一预期的提前反映,不过在“逆风” 来袭时, 对后市也不需要太悲观,因为“宽货币-宽信用-稳增长”的传导关系尚且处于第一个环节,在货币不收紧的假设下,牛市并不会短期内结束。

  问:通胀压力和经济增速下行,哪个是当前债市的主要矛盾?

  邹德立:今年以来通胀形势表现为PPI同比快速走高,但CPI处于低位的结构性通胀特征。基本面转弱则主要源于地产调控的效果逐渐显现,但经济内部存在结构性问题。与典型滞胀不同,本轮“类滞胀”会限制货币宽松,但难以导致货币政策收紧。政策的角度对通胀判断是总体可控,央行认为本轮PPI通胀有望在年底到明年逐渐缓解,收紧货币端抑制PPI上行的概率不太大。政策端对于经济下行强调跨周期调节,侧重于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应对经济结构性问题。未来经济有持续下行压力,但目前收益率依然较低,从国开债利率来看,市场已经计价了经济下行,不再对收益率下行有催化意义,但经济下行加货币宽松构建的牛市基础还在,未来收益率可能在通胀压力与经济下行双重矛盾下底部宽幅震荡。

  问:信用违约方面,三季度违约企业数量较二季度小幅下降,但违约涉券规模明显增多,信用风险出现反弹迹象。展望后市,哪些因素可能导致违约风险上升?

  邹德立:今年第三季度的违约主体共9家,其中4家是房地产企业,近一年来房地产的信用风险也确实在不断地发酵。展望后市,信用违约风险较大的行业仍然集中在房地产行业,重点关注民营房企。房地产企业融资、经营两头承压。

  自从去年8月份提出房企融资的“三道红线”以来,房地产再融资持续承压,楼市调控、房地产税试点等也对房企的需求端造成一定打击,导致房企销售回款不佳,经营获现能力恶化。并且,本轮房地产调控旨在实现共同富裕、解决人口问题等长远目标,短期内政策显著放松的可能性较小,适度放松无法缓解民营房企融资困难。因此,更多房企违约重组可能性极大,需要持续关注房企的经营获现情况及债务到期压力。

  其次,疫情反复影响经济恢复,产业类主体经营恶化,信用风险也在积聚。如果后续疫情持续扩散,经济持续走弱,产业类企业的信用违约风险也会随之大幅上升,需要重点关注受疫情影响大的民营企业的经营及现金流情况。

  再次,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导致的非标逾期风险。今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最后一年,叠加监管要求持续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非标融资的接续压力较大,后续也需要关注非标融资占比高的偏远城投和激进房企的违约风险。

  问:作为基金经理,未来两个月您将采取什么样的组合操作策略?

  邹德立:当前,由于新冠疫情等复杂因素影响,市场供求关系的结构性矛盾突出,导致国内外宏观经济均处于滞胀与衰退之间的矛盾状态,我们定义为“类滞胀”的经济基本面。根据美林时钟理论,衰退环境下存在货币政策宽松可能,最优选择是重仓债券,滞胀环境下由于通胀压力需要防范利率风险,最优选择是类现金工具。

  站在年末关键时点上,根据基金类型的具体情况,保持相应风格的中等债券久期为上,等待年末银行MPA考核等扰动因素加大,带来流动性变化的波段起伏,抓住进一步加仓的良机。同时,信用下沉方面总体上要坚持银行、国企、城投等三大信仰,坚守信用安全的底线。我们认为,组合投资策略上,永远第一是规避亏损,第二才是赚多赚少问题。坚守信用底线可以规避本金风险,抓住波段机会可以多赚一点,选准趋势方向方能长期卓越。

  问: 2022年,对债市怎么看?

  邹德立:总体上,债市2022年平稳震荡,上半年看涨下半年看跌,收益率先下再上。

  在“类滞胀”的经济环境下,通胀压力将会逐渐下降,稳增长的需求正在增强。 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见顶回落,我国PPI向CPI传导压力下降。明年稳增长将重新成为主题,但在稳增长的前期,必须是宽货币+宽信用的组合拳,宽货币是基础和前提,因此,债市在2022年上半年具备流动性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叠加安全性和标准性的资产荒,债市存在进一步的下行空间,上半年牛市延续。

  随着未来稳增长的效果体现,2022年下半年经济有望持续复苏,投资、消费、出口存在同比和环比均超预期增长的可能。我们判断明年下半年经济增速高于上半年增速,全年经济增速高于2020-2021年两年平均经济增速,2022年全年GDP增速有望达到5.5%附近。因此,2022年下半年政策组合拳可能改变为收货币+宽信用,财政政策有望保持稳定刺激,但货币政策下半年将逐步边际收缩。经济上行+货币收缩将会引导债市收益率逐步上行。

  问:哪些品种是值得布局的方向?为什么?

  邹德立:基于2022年债市总体平稳震荡,收益率先下再上的判断,我们认为,上半年选择中长久期+中高杠杆+高等级策略,在收益率高点看好中长端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在经济衰退底部担忧环境下规避中低等级信用债,规避民企地产,防止信用下沉踩雷;下半年经济复苏期选择中低久期+中低杠杆+中等级策略,防范利率风险和获取票息收入相搭配来构建投资组合。总体下来,全年大概率足够获取固定收益方面的稳健回报。

  免责声明:本通讯所载信息来源于本公司认为可靠的渠道和研究员个人判断,但本公司不对其准确性或完整性提供直接或隐含的声明或保证。此通讯并非对相关证券或市场的完整表述或概括,任何所表达的意见可能会更改且不另外通知。此通讯不应被接收者作为对其独立判断的替代或投资决策依据。本公司或本公司的相关机构、雇员或代理人不对任何人使用此全部或部分内容的行为或由此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未经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事先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将此报告或其任何部分以任何形式进行派发、复制、转载或发布,且不得对本通讯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删节或修改。基金管理人提醒,每个公民都有举报洗钱犯罪的义务和权利。每个公民都应严格遵守反洗钱的相关法律、法规。投资需谨慎。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