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

汽油价格只降10美分?拜登抛储之策恐难平息美国国内“怒火”|拜登

2021-11-24 15:50期货 人已围观

简介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 随着美国总统拜登决定动用国家石油储备,美国消费者也许可以期待汽油价格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出现小幅...

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随着美国总统拜登决定动用国家石油储备,美国消费者也许可以期待汽油价格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出现小幅下降。然而,此举可能依然无法完全化解选民对其怒火,因在其执政下美国正面临数十年来的最高通胀。

  市场分析人士预计,在与其他国家的协调下,联合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举措最终可能使全美汽油平均零售价格下降10美分/加仑。受国际能源价格上涨的带动,美国国内汽油价格一直徘徊在七年来最高位附近。

  拜登在宣布上述决定后在白宫发表了最新讲话,呼吁民众保持耐心。他表示,他的行动将“覆盖全球,最终到达你所在的街角加油站——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拜登还承诺,“我会尽我所能降低你在加油站所支付的价格。”

  但现实情况,可能未必会如拜登设想的那么一帆风顺……

  汽油价格究竟能压下来多少?

  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究竟能把美国国内的汽油价格压下来多少,无疑是眼下美国消费者最为关心的话题。对此话题,多位美国行业人士的预测大多集中在10美分/加仑附近。

  咨询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总裁Bob McNally表示,过去三周原油价格下跌,部分原因是市场对拜登政府周二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提前预期,这将导致汽油零售价在12月中旬前下跌10美分/加仑或更多。

  研究公司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在周二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则指出,拜登的决定将与其他国家一起合力导致1亿桶原油储备的释放,并可能使布伦特原油价格最高下降6美元/桶,这实际上可能意味着每加仑汽油最多可节省10美分。

  此外,美国知名加油站搜索网站GasBuddy.com的高级石油分析师Patrick DeHaan也预计,未来两周,美国的汽油价格应该会下降5-15美分。但他还补充称,“这其实有点令人感到失望,汽车司机的加油花销确实将有所下降,不过幅度料将较小。”

  事实上,即便拜登政府联合多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能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压制原油价格,但价格的下跌是否能够顺利地传导到下游的成品油市场上,市场对此始终抱有一定疑问。

  美国能源部此次释放的原油均为高硫原油 (Sour Crude),而此类原油由于加工成本较高,往往并不受美国炼油商的青睐。据美国当地的一些交易员预计,向市场投放的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中的相当大一部分石油可能会出口到中国和印度。

  有意思的是,在周二拜登政府前所未有地协调多国释放储备原油,以试图遏制油价后,原油价格反而出现了上涨,尤其是布伦特原油价格。周二,在白宫宣布将与其他国家一起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石油后的几个小时内,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与美国基准WTI原油之间的价差出现了明显拉大,布伦特原油相对美国原油期货的溢价攀升至了六周来最高水平。

  这意味着通常依赖进口的美国炼油中心可能不得不为他们购买的原油支付更多费用,并转化为更高的汽油价格,尽管这可能只是暂时的。

  “美国汽油价格更多反映的是布伦特原油的价格变化,因为我们会从海外大量进口低硫原油,特别是从东海岸和西海岸进口,”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Kevin Book表示。

  此外,美国油企是否会甘愿把到手的“利润”让利于消费者,也可能是拜登政府面临的另一个难题。

  拜登上周在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信中就曾指出,上个月加工完的汽油价格下降了5%,但零售端的油价却上涨了3%。拜登一度敦促FTC“立即动用所有工具”,对油企涉嫌抬高汽油价格的潜在非法行为进行调查。不过,此类调查想要真正抓住油企的把柄,显然并不容易。

  拜登的如意算盘未必能打响?

  此次拜登政府从其战略石油储备中释出5000万桶原油,并不惜放下身段请求日本、印度、韩国等多国采取协调行动,堪称是美国政府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释放储备原油的行动之一。但历史经验似乎表明,单靠释放石油储备,未必便能起到拜登政府想要的效果。

  美国政府在没有战争或气候灾难的背景下,决定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最近一次案例,还要追溯到21年前的克林顿政府时期。当时,能源价格也曾成为2000年美国总统竞选前的一个热点话题。

  在纽约原油价格触及每桶逾37美元的10年高位后,当时的副总统兼总统候选人戈尔敦促克林顿动用政府库存。第二天——也就是2020年9月22日,克林顿政府宣布将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3000万桶石油,油价在随后的大约一周时间内曾一度迅速下探至了30美元出头一点。但好景不长,短短两周后油价便又重新回升到了36美元。

  最终,当年帮助压制油价的最大推手,依然是欧佩克产油国。在沙特阿拉伯领导的OPEC联盟石油产量在2000年10月达到197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并推动美国取暖油产量猛增之后,油价才终于在当年12月急剧下跌,当年年底跌至不到26美元。

  但如今,在拜登与OPEC+联盟在油价问题上几乎已形成“针尖对麦芒”的对立局面之下,拜登显然已无法再指望OPEC能提供什么帮助。甚至于OPEC只要不取消原定的增产计划,拜登都可以“烧高香”了。

  拜登政府的官员们在本周二曾强调,白宫正在继续权衡解决高油价问题的其他选项。然而,拜登是否真的还有其他“武器”,显然需要打上问号。

  他能采取的其他一些行动,如减少在汽油中混合生物燃料的强制要求,在政治上则充满了麻烦。而诸如采取措施鼓励美国石油生产的做法,又与拜登的气候和环境议程相冲突。即使是一些国会民主党人提议的阻止美国石油出口举措,也可能因抑制国内原油生产而产生事与愿违的效果。

  iCapital Network首席投资策略师Anastasia Amoroso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可能已经是拜登政府“目前唯一在政策控制范围内可做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拜登周二作出释放战略势头储备的决定之际,人们对他处理经济的方式已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怀疑。根据FiveThirtyEight的调查分析,只有43%的选民支持他总统任期内的工作表现。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的民意调查发现,尽管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就业和经济产出大幅增长,但70%的美国人对其取得的经济成绩单持负面看法。

  Capital Alpha Partners董事总经理Jim Lucier表示,拜登必须缓解通胀担忧,这些担忧正对其重建战略(“Build Back Better”)议程造成政治上的阻力,并持续影响着他在民调中的支持率,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前景也因此正蒙上阴影。

  不少共和党立法者和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Joe Manchin则认为,对消费者来说,更好的解决方案是鼓励美国的石油生产。身为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主席的Manchi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今天战略石油储备的释放是对高油价损害的一个重要的政策创可贴,但并不能解决短视的能源政策对我们国家所造成的伤害。”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